范文指导
写作无忧

古城的存在的问题论文 香格里拉古城被烧毁的文章

香格里拉独克宗之殇

  消防官兵又换了其他消防栓,有人看到,只有在南卡名典店铺面前的消防栓出水,但喷了四五分钟,也没水了。这让在现场围观火势的众人不解。

  撰稿|尹定文

  独克宗古城,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在这场意外的火灾面前显得是那么脆弱不堪。

  号称能启发游客灵感的神秘的香格里拉,一夜间有40000平方米的古城建筑被火烧连营,顷刻间化为灰烬。众人心痛,原居民和商户们崩溃,乃至绝望。

  这场在当地老百姓看来“每个人提桶水都能浇灭”的火灾,却整整肆虐了10个小时。

  13年积蓄一夜毁尽

  银匠王锋伟崩溃了。

  1月11日凌晨的大火烧掉了他120万元的金银首饰,也将他在独克宗古城13年积累起来的全部家当,一把火“烧回了解放前”。如今的他,只能眼巴巴等待着当地政府的救助。

  火灾后第二天凌晨,香格里拉下起了大雪,雪花飘落在被大火摧毁的废墟上,越积越厚,老天爷仿佛也在抗争着大火对古城居民和外来商户带来的不公。

  王锋伟走在冰雪交加的路上,“咯吱咯吱”作响。当他来到自己店铺门前时,王锋伟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伤痛,泪水充满这个30岁男人的眼睛。他不愿意在自己媳妇张丽娥面前表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大火将他的店铺烧毁后,张丽娥在他面前哭的次数已经不下五次,每次他都安慰自己的媳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名来自大理鹤庆的白族汉子,是他们民族传统手工传承人。13年前,他和弟弟王锋池来到香格里拉当学徒,学习金银加工。2005年,王锋伟和张丽娥结婚后的第三天,他们贷款8万元,在独克宗古城祠廊港租了一间铺面,专门做银饰加工。银饰加工的利润并不高,每克只有5毛钱,但夫妻俩凭着良好的信誉,慢慢地积累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王锋伟是入驻独克宗古城的第一批商户。他说,最开始店铺只有三四十家,后来慢慢发展到上百家。古城的商铺面积也逐渐变大,原本古城的居民逐渐搬出古城居住,将店铺租赁给他们这样的“生意人”。在整个古城商户中,来自大理鹤庆的,占据了大部分。

  2008年,王锋伟开了第二家店,将自己原先的店铺转给了弟弟。王锋伟的生意也从单一的银器首饰类逐渐放宽,向皮草、古玩、琥珀和玉器、绿松石等工艺品进军,生意越做越大。他说,在大火烧发生前,自己店内的商品价值估计有120万元。

  被阻挡的水盆

  大火发生当晚,王锋伟和张丽娥已经在店铺二楼入睡。凌晨1点不到,他听到邻居喊:“有店铺起火了,快起来。”他穿好衣服,便向仓房街的如意客栈方向走去,他沿路敲门,将睡下的商户们全部叫醒,前去救火。他到达现场时,已经有一辆消防车正在灭火。

  如意客栈,位于古城中下段,是此次火灾的起火点。

  张永新的店铺,位于如意客栈的正对面,起火后他一直关注着火势的蔓延情况。“最开始如意客栈至少烧了1个小时,没有烧到其他人的店铺。”他说,消防官兵没有将火扑灭。第一辆前来参与扑火的消防车很快没水了,消防官兵将消防水枪接到距离如意客栈50米左右的消防栓上时,消防栓并不出水。消防官兵又换了其他消防栓,有人看到,只有在南卡名典店铺面前的消防栓出水,但喷了四五分钟,也没水了。这让在现场围观火势的众人不解。

  半个小时左右,第二辆消防车抵达现场。如意客栈的大火,很快烧到隔壁的餐馆,大火开始蔓延。看到形势不对后,王锋伟也跑回家把张丽娥叫醒。王锋伟说,他们都知道,只要火势没有控制住,相连的店铺都会遭殃。很多时候,他们都有一种习惯,如果哪家房屋着火,邻居家就准备将二楼的楼板撬掉,防止火势的蔓延。

  火势随着风势,向北疯狂肆虐。大火从仓房街逐渐烧向祠廊巷、北门街。火势的蔓延,让女人们的哭声、男人的喊声、火苗的“吱吱”声交织在一起。

  其实,在只有如意客栈着火的时候,包括王锋伟和张永新在内的众多商户们,主动请缨,要求参与火灾的扑救,却遭到现场维持秩序的武警官兵拒绝。他们对商户们说,领导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不能让他们参与扑火工作。

  往常,古城若发生火灾,当地人有一种习惯。他们会沿街喊人,古城成年人全部出动,手端水盆,排成人墙,从古城水井取水,一一传递将大火浇灭。在北门街施大姐的印象里,古城共发生过3次火灾,火势也很大,但在全城老百姓的奋战下,通常2个小时之内就将火扑灭。最后的结果是,大火只能将着火的铺面烧掉,其他铺面不能“侵占”分毫。

  被阻隔在外,不能进入救火一线,让当地老百姓很生气。施大姐说,有些老百姓都端着水盆在现场,进不去,没办法。当地老百姓对地形非常熟悉,他们知道从哪里隔断,能防止火势蔓延,而消防官兵不具备这些优势。“每个人提桶水都能将那火灭了,怎么可能向外烧出来。”很多人气愤地说,当然,他们不知道,当地有关部门的举措其出发点确实是在保护百姓的生命安全。

  和很多商户及居民一样,王锋伟只顾着去喊人,想参与救火,他们根本没有去照顾自己家的财产,也没想到大火会烧到自家店铺。他的媳妇张丽娥也没有收拾家里的贵重物品,当火烧到他店铺时,已经是凌晨3点。当王锋伟看着大火吞噬自家店铺,他的心在滴血,13年的奋斗成果在顷刻化为灰烬,他甚至连家里保险柜里的38000元现金都没有抢救出来。他说,“很多人都将自己全部家当都投在店铺上,自己银行卡上的存款也只剩2万了。”

  直到1月11日上午10时38分,火情才得到全面控制。335栋房屋,化为废墟,除烧毁大量古城民房外,对居民财产造成严重损失,古城基础设施严重破坏,烧毁大量文物古迹、唐卡等。经初步测算,大火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亿多元。

  1月11日上午,废墟里的商户和居民们,泣声成片。站在冰天雪地里的他们,心痛而迷茫,乃至绝望。

  火灾为何蔓延

  1月13日16时,香格里拉常务副县长、火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刘秋生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此次火灾的初步调查结果:如意客栈老板唐某(女,上海人,41岁)因用电不慎,引起窗帘起火,引发火灾,目前唐某已经被警方控制。

  但就在当晚,迪庆州公安局副局长齐晓东对刘秋生通报的起火原因予以否定,称火灾原因仍在调查。

  当地商户目前的猜测是,消防栓没水是导致这场火灾肆意蔓延的罪魁祸首。迪庆州消防支队支队长陈天昌曾两次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消防栓没水。他说,独克宗古城建于一千多年前,没有消防设施。近年来考虑到独克宗古城的消防安全,迪庆州、香格里拉县改造了独克宗古城的消防栓条件,新建大批消防基础设施,包括室外消防栓系统。室外消防栓系统是后来新建,不能破坏古城原貌。“整个消防管道裸露在室外。入冬以后,香格里拉气温到零下十多摄氏度。为了防止冻裂,消防管道里不能充水,发生情况以后再放水。由于水从高处下来,消防管道充满水要有一定时间。”陈天昌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消防栓的阀门是关着的。否则,在寒冷气温下会被冻爆,里面的水也会被冻成冰坨,造成来水放不出来。”陈天昌说,此外不排除一些居民没有掌握使用消防栓的方法。

  陈天昌表示,关于消防栓没有水的问题,相关部门还将做进一步的深入测试,对该问题进行全面客观的调查。

  而独克宗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迎秋则将消防栓没水,怪罪为“运气不好”。她说,在发生火灾前,管委会和消防部门联手,对冬天消防管道结冰的技术问题进行攻克,首先他们采用给每个消防栓增加木质保温箱,同时希望采取在消防水里增加防冻液类似的化学物质,保证消防管道24小时能通水,但是最后消防部门对他们说,这种化学物质加进去后,只会助长火势。而消防栓平日里是有用的,只是发生火灾的那天晚上气温很低,零下14摄氏度,处于冬天最冷的时候。

  但商户们和当地居民并不认同以上说法。居民反映,2012年以前,到周末古城日常饮用水会经常停,他们找到自来水公司询问,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让施大姐很奇怪的是,古城3家洗车城却能全日供水。

  迪庆州消防支队的康志红曾撰写专业论文《浅谈独克宗古城消防安全的现状和对策》,文中指出,古城建筑可燃构件多,空间大,火灾荷载大,耐火等级低,且由于建筑年代久远,木建筑构件极为干燥,表层涂有大量的油漆涂料,加上内部悬挂的唐卡、垂帐、柱锦以及常用的香火、酥油灯等极易燃烧,一旦发生火灾,容易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整幢建筑内大空间立体燃烧。独克宗古城继承了我国传统建筑和藏民居的特点,古城建筑依山就势,自由布局,建筑连串、连片布置,多数以单体建筑为基础,且每幢建筑的屋面相互毗连,既无防火墙,又无防火间距,如果一处起火得不到有效控制,就容易形成火烧连营的局面。独克宗古城交通道路狭窄,较宽的道路有4米,较窄的有2米左右,消防通道达不到要求。其次,古城的市政消防供水系统存在消火栓数量不足、布局不合理、压力不足等问题。

  迪庆州文物管理所所长李钢说,“这次古城的火灾让人非常痛心,但这也提了个醒,在古城开发利用方面,古城传统文化、生存空间的保护应该引起足够重视。”古城的恢复重建要传承古城传统的生存理念和智慧。李钢说,“在古城保护、恢复重建方面,除了现代消防设施的建设,关键还有传统居住理念的继承。”

  古城“修旧如旧”的风险

  除了当地的商户和居民心痛,这个号称能启发游客灵感的神秘的香格里拉,牵动全国人们的心。

  独克宗古城拥有着13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保存得最好、最大的藏民居群,而且是茶马古道的枢纽。

  独克宗古城按照佛经中的香巴拉理想国建成。在古城兴建时,建筑材料大都就地取材,工匠们发现当地出产的一种白色黏土可作为房屋外墙的涂料,于是古城民居外墙皆涂成白色,这一风格沿用至今。每到夜晚,银色的月光把白色的古城打扮得分外妖娆,于是当地人就把古城称做“独克宗”,“独克宗”藏语意为“月光之城”。

  面积1.6平方公里的独克宗古城,如今由3个社区,9个村民小组组成,1682户,共有8297人,其中商户236家,核心区内有880栋房屋。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在2002年之前,独克宗古城的原居民大部分搬出古城,到县城居住。很多房屋以每年几百元一间的价格租赁给其他人,用来堆放杂物或者做仓储之用。2002年,香格里拉县委、政府组建独克宗古城管理委员会,着手开发、打造古城。

  2003年,古城逐渐对主干道路进行开发和修建,古城的开发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并采取理性和浪漫相结合,分别划分出核心区、辐射区和风貌协调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开始对原居民做工作,由原居民出资,对自家房屋进行翻修和改造。政府部门对居民房屋的外观进行把关,统一外貌,全部设计为藏式的二层楼房。

  在改造的过程中,当地政府还针对房屋的防震、防锈、防漏、防渗和防火的功能进行了分析和研究,最后他们通过政府部门带头的方式,引导居民修建用片石盖房顶的藏式T字型房屋,而由于缺乏保护资金和成本过高,这种建房方式在当地并没有得到推广。独克宗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迎秋说,片石都需要从云龙县购买,当地很少出产,无疑增加了建房的成本。这种建房的成本价格,与当地木结构房屋相比,成本高出一倍有余,很多当地老百姓并不愿意。“如果是片石构架的话,它的防火功能比木质结构就要好很多。”

  在古城开发建设过程中,当地政府采取民间资本和政府投资相结合的方式,投入资金1.4亿元,对独克宗古城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改善,而消防设施占据着其中的大部分。杨迎秋说,古城共有6000米的道路,消防管道共铺设7000多米,并安装了128个消防栓,保证每条道路每个点都有消防栓。

  在2013年8月以前,针对手工业店铺,当地政府采取免税的方式吸引商户入驻古城,沿街的几乎所有店铺都被外来商户租用,用作工艺品店、客栈、酒吧和咖啡馆等。商户中除少数来自上海、北京、广州和浙江的商户外,大部分商户来自大理鹤庆。像王锋伟一样,他们几乎倾其所有,将全身家当全部投入古城商铺的经营。

  在古城土生土长37年的施大姐回忆,古城开发之后,当地老百姓听从政府领导的号召,按照政府部门的统一规划,修建房屋。几乎每家都向银行贷款四五十万,至今很多人家仍然没有还清贷款。面对巨额的贷款,如今他们只能期待政府部门的帮助,施大姐估计,如果没有很高的补助款,要在负债的情况下重建,会很困难。她说,按照如今修房屋的价格,修一个藏式的楼房得花七八十万元。

  发生火灾过后,受灾群众被当地政府部门妥善安置在全县城的13家酒店,但到目前为止,除了对余火的清理工作外,关于重建工作的规划,当地政府仍然没有对外透露。同样,对当地居民和商户的损失怎样补偿,仍然是个未知数。

感谢你的回答,不过好像没有围绕着主题哦

香格里拉古城2/3被烧毁

烧毁房屋242栋,没有人员伤亡,初步排除人为纵火

云南消息 11日凌晨,有“月光城”之称的云南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发生火灾,经过10个多小时才扑灭。过火面积约1平方公里,整个独克宗古城的面积是1.5平方公里,也就是说2/3的古城都被烧毁了。火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初步调查显示,起火点位于古城中下段的如意客栈,初步排除人为纵火,具体起火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

经初步统计,独克宗古城总受灾户数335户,其中烧毁房屋242栋,因建立防火隔离带拆除43栋,拆除房屋屋顶50栋。

除造成房屋、商铺、基础设施等受灾外,此次火灾还造成古城内部分文物、唐卡及其他佛教文化艺术品烧毁,具体受灾损失目前还无法估计。共转移安置群众2600余人,省级重点文物单位红军长征纪念馆得到保护。

火灾发生后,云南当地组织了近2000人的扑火队伍。救援组调用10余台挖掘机等大型工程设备,出动消防车39辆,挖掘约2000米的防火隔离带,对道路两侧房屋进行拆除,防止了火势的进一步蔓延。

火灾为何蔓延如此迅速?迪庆州常务副州长张志军介绍,主要有三大原因。首先是独克宗古城内的建筑大多数是土木结构,加之风力较大,造成火势迅速蔓延。其次,古城内部道路非常狭窄,大型消防车辆无法直接进入受灾核心区。第三,由于天寒地冻,气温极低,造成消防设施水压不足。张志军介绍,一方面是有些消防设施水被冻住,有的是水压不够,或是取水点比较远,给扑救带来极大困难。

据新华社、央视等媒体L

背景

独克宗——月光之城

独克宗古城是按佛经中的香巴拉理想国建成,始建于唐朝,具有1300多年历史。古城依山势而建,就地取材,房屋建筑多为木式结构老屋。当时工匠们用当地一种白色黏土作房屋外墙的涂料,古城民居外墙皆涂成白色,这种风格一直沿用至今。每到夜晚,银色的月光映照白色的古城,当地人就把古城称做“独克宗”——藏语意为月光之城。古城的建筑布局犹如八瓣莲花,古朴的藏式木屋一幢接一幢。古城内有诸多店铺客栈,售卖当地特色的藏刀、牦牛肉、藏饰等。客栈也多以藏族特色为主。

独克宗古城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至今石板路上还留着深深的马蹄印。2001年,独克宗古城被批准为云南省历史文化名城。

旅游景区发展与保护问题思考的毕业论文

1.文化古迹类  文化古迹类旅游景区主要指古代时期就已经存在,却未因时间原因消逝,至今仍然存在的典型遗迹,具有一定的文化价值或历史价值的文物古迹为主的景区。文化古迹类景区是人们学习历史、了解历史以及教育当代人的良好场所。如:北京故宫、长城、天坛、颐和园、云冈石窟沈阳故宫、莫高窟、秦始皇帝陵、周口店北京猿人遗迹、承德避暑山庄、曲阜孔庙、平遥古城、丽江古城、龙门洞窟、五台山、殷墟、大足石刻、沈阳故宫苏州园林、福建土楼、凤凰古城等世界文化遗产的地方。

2.风景名胜类  风景名胜类旅游景区是指具有独特的风光、景物以及古迹,同时也包括有独特的人文习俗的景区。风景名胜是人们休闲、学习、放松心情的好去处。如:北岳恒山、云台山、鸡公山、青城山、峨嵋山、崂山、棋盘山、荔波樟江风景名胜景区等。

3.自然风光类  自然风光类景区是以当地独特、优美的自然环境为主,当地旅游部门精心开发而成的景区。适合于休闲、养生等。比如著名的自然风光景区有:桂林、九寨、漓江、大同土林、张家界等。

古城的存在的问题论文 香格里拉古城被烧毁的文章

“楼兰古城”为何至今不复存在!

我觉得这还是和新疆特殊的地理环境有关,以及人类无休止的开发与破坏。有专家们指出,孔雀河与车尔臣河汇入塔里木河,经库鲁克河流入罗布泊。罗布泊是古楼兰的生命之源,罗布泊的迁移,使楼兰水源枯竭,植物死亡,导致了气候恶劣,楼兰人继续留在这里只可能坐以待毙,于是他们只好弃城别走,楼兰古城也就在历史上消失。

许多学者也认为,古楼兰的衰亡是与社会人文因素紧密相连的,我国古书记载楼兰古国的最后存在时间在东晋十六国时期,这正是我国历史上政局最为混乱的时期,北方许多民族自立为藩,相互战争。而楼兰正是军事要冲、兵家必争之地。频繁的战争、掠夺性的洗劫使楼兰的植被和交通商贸地位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而沙漠边缘的古国,丧失了这两个基本要素,也不可能存在下去。于是,它就变成了今天满目黄沙、一片苍茫的景象。

但楼兰被遗弃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专家学者们还在探索……

求一篇历史楼兰论文

一篇利用空间遥感技术破解楼兰古城消亡之谜的论文最近在学术界引起关注。该论文认为两次地质滑坡堵住了古孔雀河,切断了供水源,楼兰古城因断水而被遗弃并最终消亡。 有关楼兰古城消失之谜的探索,最近因中国国土资源航空物探遥感中心何宇华、孙永军两位研究人员的一篇论文再次引起学术界的兴趣。作者在这篇发表于第二季度《国土资源遥感》杂志上的论文中称,他们应用空间遥感技术,通过对卫星图像的判读解译,找到了楼兰古城消失的真正原因。中国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 楼兰曾经是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可不知什么原因,这个西北形胜之地突然神秘地消失了,对此史书中没有留下只言片语。1901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发现了“楼兰古城”,并且宣称是“沙漠中庞贝城的再现”,世界为之震动。随之而来的是100多年关于楼兰消亡原因的论争,至今没有定论。 在今年6月15日出版的《国土资源遥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应用卫星遥感探索楼兰古城消亡之谜》的文章,该文作者何宇华、孙永军确信他们找到了古城消亡的答案。他们应用空间遥感技术,通过对卫星图像的判读解译,发现楼兰古城上游存在堰塞湖和两处地质滑坡。又从环境地质学上研究与分析楼兰地区的供水源和古河道分布情况。基于这一发现他们认为,新疆楼兰古城最终消亡的原因是由于古城所在地古孔雀河上游先后发生过两处滑坡崩塌(分别位于古城上游8.5公里和20公里处,前者规模较小,后者规模较大),堵住河水后形成堰塞湖,从而切断了楼兰古城的供水源。楼兰古城因断水而被遗弃乃至消亡。 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副研究员王长林说,该文通过遥感图像对区域古地理环境进行了分析,提出古滑坡是导致该地区古堰塞湖出现的主要原因。用遥感图像,特别是高分辨率图像进行分析,是考古包括古地理环境研究行之有效的手段。因此,该文的观点值得重视。该文提出了对楼兰古城消亡原因的新认识,说明遥感在考古研究中能发挥巨大作用。 可是对此见解持有异议的专家也不少。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王守春研究员认为,滑坡的观点不能成立,那里根本不会存在滑坡。 他们通过对卫星图象的解译得出结论,可能对实地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楼兰以北雅丹地形相对高差最多才20米;楼兰以西的雅丹地貌相对高差也就几米,20公里处的地形相对高差也不是很大。在这样的地方不可能产生滑坡。 塔里木河下游是平原地区,河流改道是很平常的;而且塔里木河每年都有洪水,就和黄河下游一样,洪水一来大平原上河流改道是很容易的,不一定因为滑坡才改道。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孟凡人说,关键的问题是他们不能断定堰塞湖形成的时代。如果楼兰城是因为堰塞湖而废弃,那么必须和它的废弃时代相对应。不能确定时代就不能说明楼兰城是因为这个堰塞湖而废弃的。 中国国土资源航空物探遥感中心李廷祺先生针对这一质疑,举出北魏法显《佛国记》中的一段话:“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李先生认为这段描写说明当时的罗布泊已经干涸,其根本原因就是由于其上游发生滑坡。 孟凡人则认为,北魏法显的《佛国记》中没有明确记载他是从楼兰经过的,这段描写适用于这条线路的任何地方,而且当时他是不是一定从罗布泊经过,现在有很多种意见。他根本没有点出罗布泊,也没有写到湖泊。出玉门关以后走罗布泊这条路线,代代几乎都有这种情况;而且后人好多都不从罗布泊走,出玉门关以后往西南就斜插下去了。 王长林也提出了建议。他说,文中只提出从图象中能看到滑坡,而没对产生滑坡的来源进行分析,且给出该滑坡是否真实存在的有力证据,因此需对该滑坡做深入分析研究。如果滑坡真的存在,则该文确实对楼兰古城的消失提出了新的见解和认识,值得对此关注。 (科学时报) 中国论文联盟www.lwlm.com

关于旅游文化方面的论文

旅游文化的历史本真性

(一) 旅游文化蕴含真实的历史文化。历(厯)在甲骨文和金文中的字形,就是一只脚,表示人穿过树林。汉代徐慎所著的《说文解字》里便说:“历,过也,传也。”“文化是一个复杂的总体,包括知识、艺术、宗教、神话、法律、风俗以及其它社会现象。”(英国.IB.泰勒)旅游文化作为一种历史和文化,应该“真实”,这种真实,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是靠拉几个“洋专家”,“土权威”捏造、篡改的历史。在这场“丝路起点”争论中。河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河南大学易学考古研究所所长蔡运章在古籍《穆天子传》找到了佐证:西周时期穆天子从洛阳出发,西游到昆仑山会见西王母。这种带有传奇色彩的“佐证”,只能是传说而已,笔者认为并不能构成历史文化的真实场景。获取历史本真的方法很多,特别是“丝绸之路”作为涉及气象、宗教、贸易、艺术等方面的特质“旅游产品(旅游资源)”,更应运用现代的考古方法进行科学断定,通过多方面寻找史料,多方论证,才能还原其本真性。

(二) 旅游文化的真实性也是相对的。要绝对复原“丝绸之路”是不可能的。在研究时,我们应尽可能的在现阶段考虑周全。在张骞出使西域前,也有零碎的丝绸资料可走。蔡运章先生认为,早在张骞出使西域前,丝绸之路已经开通。商代时期,中原到西域就有一条“玉石之路”,安阳殷墟富豪墓以及洛阳一些富豪墓里出土的玉器有不少是来自新疆的和田玉。事实上,商州时期,直至张骞出使,长安以西是蛮荒之地,汉朝对此冷淡,甚至有放弃掉“凉州”的打算。我们研究问题,要用哲学的观点,应该分清主次和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与次要方面的关系。研究“丝绸之路”要首先确定其历史概念上的内涵和外延。唯有张骞是代表大汉政府主权国家出使西域的,这是其一;学术界认可研究丝绸之路的起止时间和起止路线已有定论,就应在这个范畴内深入研究,这是其二。丝绸之路陆路有三条,在历史中有过演变,但应有一个公认的界定。当然,我们不应反对历史的置疑和推敲,但任何一种颠覆是要有根据的。所以,旅游文化的本真性是相对的,应考虑旅游、历史、文化三者的最佳结合。这样才有研究价值和意义。一些考古的东西仅限于历史的范畴,对旅游文化的作用应有所选择。经过慎重考虑,中国专家目前侧重于主张以张骞出使西域时间为起点,清中期为时间终点,这一主张在“新疆会议”上基本被中亚沿线国家接受。

(三) 旅游文化的历史本真性还表现在它的“真实性”不受政府及其媒体的歪曲。政府出于政治目的,经济意识或者为了迎合某种观点、理论,主导宣传、媒体轰炸,造成旅游文化的历史本真性在体验、传播中褪色或者变味。西安、洛阳媒体报道时各有偏颇,缺乏“中立”立场,这也许是为了制造新闻“卖点”。但有点“祸国殃民,贻误子孙”。洛阳媒体在对“新疆会议”上的《初步行动计划》表述有意篡改,这种“黑色幽默”有悖于职业良知。

旅游文化主体从心理上需要真实的历史文化,旅游文化作为一种学术探讨,不应将民间调查上升到学术依据。旅游客体应反映客观的历史文化,旅游文化媒介需要掌握、了解真实、准确、最新的历史文化。我们应尊重旅游文化的历史本真性,探首溯源,赋于客观真实历史意义上的旅游文化,才能发展本地、本区域、本民族的旅游文化。

旅游文化的市场商品性

(一) 旅游文化作为一种旅游主体、客体、媒介各种关系的总和,在初期表现为旅游资源,更多地表现为一种旅游产品。一旦形成旅游产品,其市场商品性随之而来。“丝绸之路起点”之争,说白了是一种旅游资源、旅游产品与旅游文化之争,西安、洛阳两城市都想站在文化的“高地”,用“丝绸之路起点”这种旅游文化世界知名品牌支撑自己的城市文化,塑造城市良好的品牌形象,让城市在整体竞争中获胜。

(二) 旅游文化应该在市场上商品化,但不能违背旅游文化的真实历史。西安、洛阳之争,不仅仅看到联合国对丝绸之路沿线城市的经济援助,还在于旅游产品的进一步开发,城市文化内涵的提升。在今天,各个旅游城市利用文化品牌进行城市经营,加快国际化旅游城市进程中,应尊重旅游文化的真实历史,走市场化道路,不要大肆铺张,大建一些虚无的城市广场、城市标志等,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规律。

(三) 旅游已成为城市的“名片”,旅游文化更是“名片”的“芯片”。西安、洛阳两城市渴望自己的城市明确定位,希望早日打造城市的旅游文化品牌,应该按照旅游、历史、文化的规律办事,并要分析、研究旅游文化的特殊性,保护城市的历史文化风貌,不要一方面大搞古城拆迁,一方面大搞新城建设。笔者看到西安、洛阳两个城市及两个城市在旅游文化经营方面旧城已经破坏十分严重,新城的快速建设让旅游文化消失殆尽。所以说,旅游文化不是一种简单的文化,应统筹考虑,从城市的色彩定位、形象等各个方面来最终确定自己的特色。例如,北京的胡同文化,广东的汉奸别墅,湖南的清代妓院遗址,长安古乐等等旅游文化内容(类别)应有选择性的接收或者传承。

七、结尾

西安、洛阳两城市争夺“丝绸之路起点”这一事件,从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两个城市对旅游文化的重视,旅游文化已成为旅游城市的核心竞争力,“走向共赢”是最好的选择,但这种选择,不是打着中华民族“和为贵”的旗帜,漠视旅游文化历史本真性的选择。也不是为了保住洛阳加入申遗名单,在“不影响西安”的前提下,将始点由西安东移至洛阳。丝绸之路在世界的商贸、文化、交流上是有重要作用,当前,商贸交易有“回潮”趋势,备受沿线各国关注。其申遗工作是一项复杂的、巨大的工程,任何一国无法单独申报,申遗工作应具有前瞻性和可操作性。

据悉,这个政府关于丝绸之路申遗的准备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西安作为起点城市,在重新设立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中,汉长安城、唐大明宫、西安碑林等将作为丝绸之路的捆绑项目出现;丝绸之路在甘肃省全长1600公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考察组对天水麦积山、武威文庙、天梯山石窟、张掖大佛寺,以及嘉峪关和魏晋墓等文物点进行了重点考察,包括10处石窟、6处古建、7处古遗址、4处古墓葬在内的物质遗存,被列入了申遗保护方案;作为丝绸之路的必由之路,新疆已经启动了近两年的对沿线遗址的调查、研究、保护工作

除了陕西,甘肃和新疆三省,将河南(洛阳)也纳入了丝绸之路申遗项目单位,但并不是以“丝绸之路起点”的名义纳入的,主要还是考虑了其丝绸之路的遗迹。笔者考虑,可能是为了全面展示丝绸之路的演变过程。我们可以看到,甘肃在打“丝绸之路”品牌上也下了很多功夫,如成立甘肃省丝绸之路协会,办《丝绸之路》杂志,新疆,陕西也不例外。丝绸之路已成为一种驰名世界的旅游品牌,例如举办“丝绸之路国际模特大赛”等等,影响甚广。

关于旅游文化及其历史所谓本真性和市场的商品性问题,笔者只是泛泛而谈,希望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也希望更多的师长们加入到研究旅游文化学科建设、基础理论、发展探究等等问题的队伍中来,不断创新,为发展中国特色的旅游文化尽自己一点心意。

分析说明北京古城城址变迁与水源的关系

  答:有一点需要明确,在中国古代的都城建设中对于水源的考虑,首先要保证宫廷园林的用水,其次要保证漕粮运输的水道便利。正是这两点,使得水源成为北京城市建设和变迁的关键因素。

  

  

 

解释:历史上,辽代的南京城和金代中都城大致位于今天北京广安门外附近。它们的地表供水,主要来自今

北京城西南郊的莲花池(一个天然小湖泊)。可莲花池水源毕竟有限,虽然供应辽代和金代这样的地方政权都城内部宫廷园林用水有余,但随着北京逐渐成为全国性

的政治中心,运河用水的吃紧就成为制约城市进一步发展的桎梏。

  

金中都与元大都位置比较

  

  从元朝建大都城开始,北京的城址开始向东北方向移动。在金中都的东北郊,有着比较丰沛的水源,可以统称为高梁河水系,包括大面积的湖泊(积水潭)和清澈的泉流。这既为城市新址的建设提供了优美的环境,同时也为新城的水运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元大都对水源的利用

  

  其实,自元朝之后一直到明清,为解决北京城市水运问题,历代都在寻求着新的途径。最著名的是元

朝郭守敬所开凿的通惠运河。由于高梁河水系的水源依然不能保证都城漕粮运输,郭守敬勘探地形,将大都城西北沿山地区的泉流水源,都设法引入今天北京颐和园

中的昆明湖,然后疏通运渠经大都城再至通州与南北大运河相接,这一段运河称之为“通惠河”。

  

  郭守敬开凿的通惠河

  

  总之,随着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城市职能的不断丰富,水源的丰裕程度直接制约着城市的发展、城址的变迁。

转载请注明出处神马范文 » 古城的存在的问题论文 香格里拉古城被烧毁的文章

相关推荐